玩画画和玩音乐, 各有便利和麻烦

 产品中心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-09-20 16:23

玩艺术,比如弹琴、画画,都挺高雅。但实际上操作的过程里有许多麻烦不为人所知。

先说画画,首先就是脏,不管画哪一种画都脏,颜料粘得满身满地都是,有些还擦不掉洗不掉。画素描吧,虽然没颜色,但铅笔灰也不得了。我在家里带学生,一堂课下来,地上就粘得黑乎乎的,用什么都擦洗不掉,家里人就为这个死活不让我在家里教学生。

那些天天画画的专业画家大都不收拾调色板,剩的颜色干了也无所谓,最后调色板全被干掉的颜色占满,便扔了,就是为了省事。有的画家又脏又邋遢,胡子头发一大把,还认为是“风度”。

再一点,画画的准备工作和收尾工作都很多,画前挤颜色、削铅笔、钉画框、布置灯光、摆放静物,有时光准备工作就得半小时一小时。画完收尾更麻烦,洗笔、洗调色板,比吃完饭刷锅洗碗还要烦人。

一位画友曾开玩笑说:希望将来有一种智能设备,只要一扫描要画的风景,就能自动测量,自动直接挤颜色,哪种挤多少,全是自动,一次挤够,而且恰好用完不浪费。

现在流行的固体水彩挺好,不用挤颜色,直接就在色块上蘸,画完也不怕干,不怕浪费。只是这东西只适合外出写生画点小幅的,如果真正想画比较大的水彩画,还是挤颜料用起来更爽。

还有一点,画好的画,保存整理更麻烦。油画一般都带木框,包括内框和外框,体积就比较大,家里哪有那么大地方?相较起来国画的轴就挺好,卷起来很小,不占地儿。

油画以外的画种大都是纸质,倒是不大占地方,但太多了保存起来也麻烦,一大摞一大摞的纸,充塞在柜子的各层中。想查找某一幅画到底在哪摞,那就费老鼻子劲了。

最难保存的要属色粉画,一碰就掉粉,用多高级的定着液喷都不管事,只有装玻璃框才能保护,既费钱又占地方,简直没有一个好办法。前不久我终于研究出个省钱又简便的好办法,用热缩薄膜包装保存色粉画。

以上是玩画画的麻烦,而玩音乐恰好相反。

没什么准备工作,掀开琴盖立刻就能弹,弹完琴盖一关就完事,所有的时间都能用来玩。

而且绝对干净,没有任何颜料、铅笔灰、涮笔水之类的脏东西。琴身擦得明光锃亮,能照见人影。所以音乐家大都是西装革履,音乐系学生也大多小鲜肉模样。

玩音乐也没有什么作品需要收藏占地儿,弹奏完,声音就消失在空气中了。最多有点儿录音录像,但那东西并非作品本身,只是个记录而已,真正的作品全是在手底下流淌出来的声波。

但玩音乐也有另外的麻烦。最主要就是“吵”。国外常有报道,说某人在家中弹钢琴,被邻居以“噪音干扰”告到法院。当然,不管钢琴还是提琴,都有“弱音器”,能小声演奏,但气势、效果和感觉就完全没有了,那只能是纯粹的练习曲,而无法欣赏到艺术。

不要说在国外,就在我自己家里,就不能弹。家人虽然不抗议,但吵得大家说话听不清,心不能静下来,我自己也觉得理亏,不敢弹,一弹立刻觉得对不起别人。

这一点就不如画画,不管画多大的画,也没什么动静,吵不着别人。

其次,玩音乐有时受乐器体积的局限,携带不方便。比如钢琴太大,出外游玩就无法携带。当然,也有许多轻型乐器,比如小提琴、手风琴、吉他,但都想学会也不是个容易事。这点就不如画画,背个包装上轻便画具,旅游途中就能写生,走哪儿画哪儿。

再次,玩音乐没有“原作”可以保存下来,声音转瞬即逝,录音录像肯定会失真走样。不像画画,什么时候想看到原作,拿出来就是了。真是有一利必有一弊。

图片来自网络

文/闲云若海